八一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御天神帝 > 0060、还剑天香楼(1)
    如果叶青羽只是一个资质平庸的普通少年,那他即便是佩戴军功徽章,威胁性也不是很大,同理,如果叶青羽只是一个普通的白鹿学员,那得罪他也没有什么可怕的,但偏偏这少年即是白鹿学员,又是徽章继承者,这两样合起来,那可就要了老命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早晚会成长起来。

    即便是现在,只怕是整个北城兵主府,也已经奈何不了他了,更别说是他们三人了。

    也许在普通百姓的眼中——不,即便是在一些中层富商富豪眼中,自己三人都是大人物,但在叶青羽的黄铜徽章面前,他们的军方身份,就有点儿可笑了。

    身为军人,得罪一个帝国皇族军功章继承者,天底下没有比这更蠢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所以文士才拉下来这个脸,笑语言和。

    他知道,自己三人,今天是被一些人当枪使了,用来试探叶青羽,或者是为了其他另外一些原因,总之现在的处境有点儿糟糕,必须想办法和叶青羽弥补关系,才能有所裨益。

    叶青羽闻言,面色依旧平静。

    过去的四年,罗晋等人先后占据了叶家的产业,几乎就是赤裸裸的霸占,这种违反帝国律法的事情,却没有受到丝毫的追究,很明显,以罗晋等人的身份地位,当时不过是雇员和普通富商而已,能够做到这一点,背后必定有人支持。

    想来这四年里,叶家产业所赚到的财富,罗晋等人得到一部分,背后的人,得到的更多。

    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,不是军方,就是贵族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们是受了谁的命令为罗晋撑腰,也不管过去四年在阴影里生了什么,从今天开始,叶家的一切产业,都要回归叶家,如果有人还不死心,在背后阻拦,我不怕把事情闹大,当年叶家流过血,所以……”叶青羽的手指轻轻地扣了扣桌子,平静地道:“今天的叶家,也不怕流血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很平静。

    但每一个人,都能从少年平静的语调中,感受到那股钢铁一般坚定的意志和不容置疑的决心,那是一颗毫不妥协的武道之心。

    鹰钩鼻的气势,在这一刻也不由得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“叶少放心,我们兄弟理会得,叶家的事情,北城军方不会再过问。”鹰钩鼻点了点头,释放善意,然后带着属下的士兵,转身离开,不再有丝毫的迟疑。

    他在北城兵主府中,算是中层军官,并不能一手遮天,虽然有军衔,但却不是贵族,没有爵位,且他还是一名军人,尤其在军功徽章持有者面前,不能丝毫放肆。

    看着余罗胜等人离开,三楼大厅里,顿时一片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有些人还没有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有些人却已经反应过来,喉咙艰难地吞咽着唾沫,以一种又怕又惊的目光,看向那个斜倚着窗棂、半个身躯沐浴在金色晨光之中的少年。

    还有人早就如丧考妣,感觉到了末日到来一般的恐惧。

    比如罗晋。

    这个从一开始就笃定能够吃定叶青羽的中年商人,脸上的表情,就像是吃了一只死耗子一样难看,他努力挤出来的笑容,却比哭还要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“叶少,我……”罗晋普通一声,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可笑和无知,也终于明白,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,自己向来引以为傲的操控人心借势弄潮之术,在真正的强者和贵族眼中,根本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这一跪,意味着他的彻底崩溃。

    叶青羽看了罗晋一眼,看着他痛哭流涕的样子,脑海中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幼年时候,这个人在自己父母面前刻意讨好,又对自己极为和善,为自己买各种礼物时候那伪善的笑容……

    “不见棺材不掉泪,不到鹿河不死心啊!”叶青羽轻声地叹息。

    这一声叹息,让芙蓉记的王有德、妙欲斋的董明堂两人,也吓得魂飞魄散,以为叶青羽要下杀手,噗通噗通都跪在地上求饶。

    “叶少,我们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饶了我们吧!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交出芙蓉记,全部交出……”

    “妙欲斋从现在开始,也是叶家的产业了,叶少你慈悲,饶了我,求求你饶了我啊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磕头如捣蒜。

    叶青羽没有说话,目光却落在了聂隐的身上。

    武者出身的聂隐,身上有一股罗晋等商人没有的彪悍之气,这时虽然也吓得不轻,但却依旧直着脖子咬着牙,还想要讨价还价……

    “好吧,算你赢了,如果你答应我的条件,听涛轩可以回到叶家……”聂隐咬着牙道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。

    叶青羽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下一瞬间,一道残影在所有人实现之中闪过,旋风骤起,罗晋只觉得一道人影在眼前闪过,等反应过来的时候,身后传来聂隐的惊呼……

    他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入眼的一幕,让罗晋瞳孔放大。

    平日里在他们眼中实力强横又霸道的聂隐,被叶青羽一掌拍出,印在丹田部位,有肉眼可见的雾气从聂隐的身体之中逸散出来,噼里啪啦如爆豆一般的声音同时响起……

    “啊,你……费了我的玄功,你……”聂隐如同委顿漏气的气球一样缓缓倒下,一脸的灰白颓败,眼神绝望而又怨恨。

    叶青羽收回手掌。

    “这只是利息,强占叶家产业这么多年,也该有一个交代,平日里你仗着一身武力欺辱别人,今日被废掉武功,只怕是有无数人拍手称赞……”

    叶青羽冷漠地看着聂隐。

    “你好狠啊……”聂隐抬手指着叶青羽。

    “狠吗?”叶青羽摇头道:“相比你当年对叶家做的事情,还差的太远……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任人欺凌的小男孩了,”叶青羽缓缓地走回到窗边,道:“你有什么呃资格和我讲条件?”

    罗晋等人已经吓得面如土色,冷汗津津。

    叶青羽的手段狠辣直接。

    失去了玄功,聂隐就等于是失去了一切,他平日里做事霸道,有不少的仇家,现在失去武功,消息一旦传出去,很快就会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这少年会怎么处理他们?

    罗晋几人心里七上八下,犹如等待着宣判的囚犯一样,如果时间能够倒流,他们绝对不会再去招惹叶家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为己甚,将叶家的产业归还,每人再出十万两银子,你们和叶家的恩怨,就算是一笔勾销,以后你们不来惹我,我不会动你们。”叶青羽手指扣着桌面,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“我愿意,我愿意……”董明堂第一个抢着道。

    罗晋和王有德心中那个肉疼啊,占据了叶家的产业,四年多时间里,获利加起来也就是十万两银子左右,一下子交出去,等于是活生生在自己的身上割肉,但是不交的话……

    想一想金士人和聂隐的下场,他们根本不敢提出异议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就算是这样画上了句号。

    叶青羽又停留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,等罗晋等人在各项符文契约上签了字按了手印,接下来的其他事情,他都交给唐三.去做了。

    对于唐三来说,这是一次机会,也是一次考验。

    如果他真的能够顺利地将这些杂事处理的漂漂亮亮,那以后叶青羽在很多事情上,也就可以放心的用他,如果能力不足,叶青羽自然会考虑将叶家的二号管家换人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会对这个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的少年这么信心,叶青羽自己说说不准,也许是因为他自己也只不过才堪堪十四岁多一点吧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能够得到这样的机会,唐三自然是兴奋的整个人都飘了起来,不过他还是忍住没有让自己跳起来,忍着心中的激动,尽量让自己表现的稳重一点,送走了叶青羽之后,他开始处理后续。

    已经被叶青羽彻底吓崩溃的罗晋等人,也不敢再捣鬼,全力配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香楼外面的阳光,已经变得十分耀眼。

    这几日的天气,格外的好,越让人觉得舒适。

    不过鹿鸣郡城的老居民们都知道,这样的日子,是一年之中最美好时光的尾巴,很快方圆数千里之内,都要进入慢慢寒冬的飘雪季节了。

    牵着小草的手,走下楼梯的时候,那些之前如狼似虎一般凶神恶煞的目光的主人,此时都如绵羊一般乖乖地低头,仿佛是在膜拜君主一般。

    让店小二打包了几样店里的招牌美食,叶青羽准备给兰姨他们带回去,算是个小小礼物。

    小草拎着食盒,走出酒楼大门的时候,笑的如同一朵阳春三月的花朵。

    不过叶青羽走出酒楼的时候,却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六个身穿淡紫色劲装的汉子,站在了酒楼门口,像是在等什么人,劲装的领口,绣着一条栩栩如生的淡金色蛟龙,在阳光下沾沾生辉,特别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这六个劲装汉子往酒楼门口这么一站,来往的人,看到这架势都绕着走。

    两江会的人,也到了?

    叶青羽有点儿意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