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修真小说 > 万古仙穹 > 第三十八章 黑棋点醒
    先天残局界,一间华丽的大殿,殿名‘观棋殿’。

    观棋殿中极为幽暗,隐约间可以看到有着十八个人盘膝坐在其中,但,看不清面容。

    在大殿的正北方,隐约间摆放着一口棺材,大殿内的唯一光源,就是这口棺材上空的一个棋盘。

    棋盘并非无限扩大,而是纵横各十九条金色细线勾勒出了一个普通棋盘,不过,这块棋盘之上,却是摆满了棋子,三百六十一个位置,都被棋子填满了。

    三百六十一个棋子,棋子白子有两百个,黑子却有一百六十一个,缓缓浮在空中,散出淡淡幽光。

    十八个人静静的坐在大殿之中,不一言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陡然,其中一枚黑子出了淡淡的光晕,所有人都死死的盯着这枚黑子。

    光晕持续了好一阵,继而光晕中那枚黑子居然缓缓变色,慢慢的变成了白色棋子。

    “两百零一枚白子了!”其中一人声音中带着一丝激动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大长老!还剩下一百六十枚黑子,待所有黑子变成白子之时……!”另一人带着激动道。

    “慎言!”大长老的声音再度响起。

    “是,在下失言了!”那人恭敬道。

    “先天残局界再度开启,外来者进入,将会产生诸多变数,此地乃是阁主的灵柩,不容有失,从今天开始,我等十八人,轮流驻守此地,此地常驻九人,以防有人打扰。”大长老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其他人应声道。

    “小九那边警告过了吗?”大长老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“呃,大长老,或许不需要我们警告了,小九此次却是吃了大亏!”一人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小九动了云兽,可惜遇到了怜生菩萨,小九只能退走!”

    “怜生菩萨?他来了?”大长老凝重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听说,怜生菩萨要来找大长老,要回阁主答应他的东西。大长老,阁主答应给他什么了?”

    大长老沉默了一会道:“他终究是来了!怜生菩萨?当年曾和阁主对弈过一局,阁主被其大慈悲感动,答应帮他一把的!”

    “慈悲?”

    “阁主从那盘棋中看出来的,怜生,怜悯众生,此人胸怀即便阁主也赞叹不已,若再遇到,不得为难,直接带来见我!小九退走也是明智的。他不是怜生菩萨对手!能和阁主对弈的人,破开天刀生死局应该不难。”大长老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呃,破开天刀生死局的,并非怜生菩萨,而是另有其人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一个叫着古海的人,听说是一品堂的一个舵主。”

    “一品堂?古海?”大长老微微疑惑。

    “听说他进入此界,只是为了找寻‘未生人’!”

    “找未生人?可知是什么事?”大长老语气中带着一丝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说是一品堂主找他,大长老,要通知未生人吗?”

    大长老沉默了一会,摇了摇头道:“不!不管什么事,未生人都不要惊动,他有他的使命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众人应声道。

    “大长老,小九这次调动云兽,却可能加快四方金色棋子的出现,这群外来者,又要开始争夺我弈天阁宝物了!每次都不阻止,任凭他们掠夺,为什么?我们不需要付出那么多的!”

    “这是阁主的命令,遵守即可,只要百寿蟠桃树还在,其它宝物让他们夺吧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!”那人不甘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!这是命令!”大长老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——

    无忧谷。

    古海、高仙芝、陈天山、小柔和怜生菩萨再度回到先前的山洞。

    先前的剧烈震荡却并没有震塌这座山峰,洞内依旧,夜明珠照得通亮。

    只是此刻,泉水消失一空,露出三个巨大坑洞。露出一块圆形玉盘浮在洞内池底。

    高仙芝坐在圆形玉盘之旁,探手按在玉盘之上,好似过了好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玉盘一颤,一道金光从高仙芝的掌心扩散而开。

    高仙芝双目一开,眼中闪过一股惊讶的看着掌心。掌心之中,多出一枚金色的棋子。

    “这是?数日前九公子召唤云兽的金色棋子?怎么到我手中的?”高仙芝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高仙芝,你这一坐,就是三天了,一动不动,生了什么?”古海疑惑道。

    高仙芝看了看手中金色棋子,回忆了一会,摇摇头道:“我也不知道,模模糊糊之中,好似有个人教我下棋,一直下一直下,直到刚才得到那人承认,他最后送给我了一枚金色棋子,可那是在梦中啊,这金色棋子怎么会出现在我手中?”

    高仙芝茫然之中。

    古海一行却是看向怜生菩萨。

    怜生菩萨微微一笑道:“不用看我,我也不知道,这金色棋子就藏在这阵图里面的吧!”

    “阵图?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圆形玉盘,乃是弈天阁的一个法宝,是观棋老人昔日祭炼的吧,引动此地产生灵泉,也是这块圆形玉盘,之前一直藏于地底,被我找上来的!”怜生菩萨笑道。

    “灵泉?天然阵法,不,这制造灵泉的阵法,其实是观棋老人炼制的这法宝?”陈天山眼睛微微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如此法宝,居然能够制造灵泉,陈天山岂会不心动?

    怜生菩萨微微一笑道:“这阵图之中最少藏有三枚金色棋子,按照高仙芝的那个办法,你们慢慢取出来吧,取出来后,这阵图,也好生收好,别被别人现,一旦现,必引来无数追杀!”

    “怜生菩萨,你不要?”古海惊讶的看向怜生菩萨。

    这是要将三枚金色棋子和这阵图一起送给自己一行?

    怜生菩萨微微一笑道:“不用了,此物对我没用,我待会也要走了,去找弈天阁大长老了,这里,你们小心!”

    “多谢怜生菩萨!”陈天山顿时兴奋道。

    古海却是皱眉的看向怜生菩萨:“怜生菩萨,我等一行与菩萨昔日毫无交情,菩萨为何一直帮我们?如此重宝也拱手相让?”

    众人看向怜生菩萨。

    怜生菩萨看了看小柔道:“古舵主,你的所为让我感触,或许我们是同道中人吧,我的同道中人不多,能有一个,也算缘分!”

    古海看了看怜生菩萨,眼中有着一丝疑惑,但只能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怜生菩萨看了看古海,沉默了一会道:“不过,说起来,我从古舵主身上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!”

    “哦?”古海露出一丝疑惑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,应该是你曾经接触过的谁,留下了一丝他的气息,很玄!”怜生菩萨想了想道。

    “我接触过的人?”古海惊奇的看向怜生菩萨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特有的神通,应该不会错吧,此次没有时间多做探究了,不久后可能还会有交接,到时若是有麻烦到古舵主身上的事情,还请古舵主行个方便!”怜生菩萨笑道。

    “菩萨客气了,只要我古海办到,一定竭尽全力!”古海郑重道。

    怜生菩萨点了点头,双手合十道:“既是如此,那我们有缘再见吧!”

    “送怜生菩萨!”众人顿时回礼道。

    慢慢的,将怜生菩萨送出了山洞。

    怜生菩萨也走之心切,很快就消失在众人眼底。

    怜生菩萨离开,众人再度回到了山洞之中。

    高仙芝垫后,将山洞小心的掩埋起来,以防止被别人现。

    “高仙芝,你得到了一枚金色棋子,试试看,能不能也调动天地力量,凝聚云兽?”陈天山马上急切道。

    高仙芝摇了摇头,看了看古海。

    “呃?”陈天山微微茫然。

    “金色棋子凝聚云兽,动静太大,等我们都取到棋子再试验吧!”古海摇了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噢,是!”陈天山点了点头,马上应道。

    “陈天山,你来试试!取第二枚金色棋子!”古海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陈天山顿时兴奋道。

    盘膝坐下,探手印在了圆形玉盘之上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圆形玉盘陡然冒出一丝白光,陈天山顿时一阵恍惚,好似入定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舵主,刚才属下也是如此吗?”高仙芝脸色微沉道。

    古海点了点头道:“不错,应该心神被这阵图牵引了!高仙芝,你可有不适?”

    高仙芝闭目感受了一会,摇了摇头:“没有不适,在梦境中,我好似被教导棋艺,我的棋力意境,好似完全被梦中老者掌控一般,属下不喜欢那种感觉,那是一种不由自己的感觉!”

    三天后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陈天山被猛地一震,忽然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也得到一枚金色棋子!”陈天山兴奋道。

    “和高仙芝的梦境一样?”古海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呃,不错,朦朦胧胧的,记得不太清楚了,好像梦中一个老头教我下棋!”陈天山皱眉道。

    古海看了看圆形玉盘,沉默了一会,深吸口气,缓缓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探手,按在了圆盘之上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再度一股白光冒出,古海也是一阵恍惚,好似入定了一般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古海感觉精神忽然一阵模糊。心神不知进入什么梦境了一般,一瞬间,古海好似迷失了自己一般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古海眉心空间之中,那枚黑色棋子,猛地一颤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好似一声巨响,古海心神猛地一激灵,清醒了过来一般。

    清醒过来的瞬间,古海就现到了自己的眉心空间,是自己心神凝聚了一个幻体,立在眉心空间之中。

    心神幻体身旁,是那枚将自己从地球带到此世界的黑色棋子,刚才就是黑棋一颤,将自己惊醒的,否则还沉浸在迷失之中。

    古海悚然而惊。

    眉心空间,黑棋君临天下,下方是十万个棋盘,摆放着十万盘残局。本来一切如旧,可如今,在这眉心空间之中,却是白雾环绕,好似滚滚云海侵袭入了古海眉心。

    云海之中,隐约间盘坐着一个白老者。

    古海看不清那白老者的容貌,虽然就在近前,可看之极为模糊。白老者面前摆放着一个棋盘,不过这棋盘极为诡异,却是纵横各二十八条线。

    “坐下,让我看看你的棋力!”白老者缓缓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在下古海,不知阁下是…………?”古海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坐下,让我看看你的棋力!”

    “坐下,让我看看你的棋力!”

    “坐下,让我看看你的棋力!”

    白老者好似没有听到古海的话,重复之中。

    古海双眼一眯,这老者不是灵体?只是类似早已设定好程序的傀儡?

    若不是自己已经清醒,只会如受催眠一般,陪他下棋?

    古海没有反抗,而是缓缓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瞬间,二人面对面坐到了一个棋盘之处。

    “陪我下一盘棋,这枚金色棋子,就是你的!”老者声音毫无感情。

    <!——funetbsp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