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修真小说 > 万古仙穹 > 第十七章 不患寡而患不均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巨响,宋城街道之上,又一家古海的店铺被大量百姓轰开了大门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奉皇上旨意,毁灭古老魔在宋一切产业,人人得儿奋之!”

    “别过来,你们这是抢劫!”

    “抢的就是你们,你们这群古老魔的狗腿子,滚开!”

    “我的,香炉是我的!”

    “精瓷花瓶是我的。别跟我抢!”

    “啊,不要踩我!”

    “滚开,都是我的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数百姓涌入古海的店铺,疯狂的抢夺之中。

    古宋银铺案定性了,百姓抢夺无罪,皇室更给予了大鼓励?

    抢劫无罪?

    消息好似张了翅膀一样,几乎一瞬间就传遍了整个宋城。

    宋城内,头脑活络的人,近乎同时就想起昨日古宋银铺的财富,那可是恐怖的多的财富啊,在皇室看来,或许仅仅只是有些肉疼,可在平民百姓眼里,那就是天文数字?

    不用工作、不用劳动,只要去拿?拿来就是自己的?而且比自己几辈子还要多。

    手快有,手慢无,去不去?

    连皇上都鼓励我们去,难道我们还跟木头一样驻在家里观望?再观望,就什么也没有了啊。

    皇上鼓励的,那就是皇上赐下的,皇上赐给自己的东西,岂有推脱之理?

    一座金山就在那里,拿来就是自己的,名正言顺,要不要?

    根本不用组织,也不需要领头人,只要稍微有点脑子的,都会立刻冲向古海的其它店铺,而一些还有道德顾忌的人,看到大量朋友冲去奉旨抢劫,也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全城百姓都要疯了,只要古海的店铺,此刻都瞬间围满了人,无穷无尽的人。第一时间更新好像全城的百姓都冲来了一般。

    古海的所有店铺,几乎同时全部大门紧锁,可是大门紧锁也不可能挡得住百姓的热情。

    大门关上又如何?

    “让开,让开,我们带来了工具,撞开大门!”有人大呼道。

    扭头望去,却看到是宋城的守卫此刻正抬着攻城利器。

    “啊?城卫?你们现在不该巡守宋城吗?来跟我们凑什么热闹?”有人叫道。

    “巡守个屁啊,如此机会,我们怎么能放过,让开让开,这是攻城的撞木,我们是从仓库悄悄拿出来的,快,快让开!”

    “不能让,哼,你们来了这么多城卫,我们在靠前的,我们先分,位置让给你们,那我们还有汤喝吗?”

    “对,不能让,我们不要你撞木,我们自己撞!”

    “混账,大胆,大胆刁民,再不让开,我将你们统统抓起来。”城卫怒喝道。

    “你敢,我家老爷是当朝太师,你抓,你敢抓?”

    “我家老爷是礼部侍郎,你抓啊?先来后到,想抢,看你有没有命抢!”

    “我家老爷是兵部侍郎!哼,你来啊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人群混杂,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,古海的店铺,就好像一座座金山放在城中各处一般,无论是谁都无法免俗。

    平民为了一夜暴富。大富大贵人家同样也家丁无数,不愿放过此次机会,大量官员人家更是有着第一手资料。城卫更不顾身负要职,前来抢劫。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宋城都乱了。

    哄闹声、抢劫声、哭喊声、欢笑声、怒吼声,各种情绪,好似一瞬间同时爆了一般。

    古海、古汉站在城中的一座高楼之上,看着宋城四方的哄闹,全城的人都在疯狂之中,一些地方,更是在抢夺之中燃烧起了大火,浓烟滚滚。

    疯狂不绝于耳,隔着很远都能听到四方的尖叫。

    “义父,这次我古府在财物方面损失不少啊!”古汉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财物损失?呵呵,你认为我会损失吗?”古海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就一说,这些店铺没了又如何?哪怕全部变成废墟,义父就凭借你的名字,我敢保证,明天宋国所有钱行都愿意第一时间借钱给你,要多少他们借多少,一日之间,就可以让我古家店铺全部重新拔地而起,而且更强更大!”古汉自信并骄傲道。

    古海没有反驳,而是微微一笑道:“世俗界的财物算得了什么?宋国的产业算得了什么?能用钱买到的东西,都是不值钱的东西!”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宋城之中,轰鸣四起,四处百姓、各贵族家丁,为了财物,甚至厮打了起来,浓烟滚滚,火势冲天,惨叫声不绝于耳,一副人间地狱的场景在宋城开始了。第一时间更新

    于此同时,一些头脑灵活的人,迅的买了马匹,快向着宋国其它城池冲去。

    奉旨抢劫,其它城池的百姓要是知道,肯定也疯狂了,必须要快,在其他城池百姓没有反应过来的那一刻,就*夺更多的财富。

    “义父,这股霍乱,好像大火一样,向着宋国其它城池蔓延过去了,而且,貌似火势会越来越大,越来越猛,抢夺的也越来越肆无忌惮,百姓的疯狂也越来越大了!”古汉听着下属传来消息,看向古海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,野心只要被打开一道口子,那将会蒙蔽一切思维,可以让他们践踏一切法律,可以让他们疯狂起来,不过,这还不够,等这第一批抢劫蔓延了全国,我们还需要撕毁他们最后一道防线,让他们彻底丧乱起来!”古海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第一批?呵,马匹有多快,抢劫就有多快,就有多猛烈!义父,这股浪潮,谁也止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------------

    果然,随着宋城马匹奔向四周城池,抢劫风潮,犹如大火一样,向着一个个城池席卷而去,这不需要一个过程,只要一个火薪,整个城池犹如汽油桶彻底炸开了。

    三个、十个、二十个,没有最快,只有更快,奉旨抢劫,这比蝗虫过境还要恐怖。

    几乎在短短数天之内,整个宋国都是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也就在第四天的时候,宋国最边境的城池,边城,也进入了大混乱的场面。

    一时间,边城之中,火焰四起,抢夺无数,惨叫声、哭喊声、癫狂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边城之中。城主府。

    高仙芝此刻,怒气冲冲的看着一个身穿华袍的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“王城主,此刻城中一片混乱,你怎么可以,怎么可以再让你的家仆去抢夺商铺?”高仙芝怒气冲冲道。第一时间更新

    “不、不、不,哈哈哈,高大帅,你太多虑了,这可是皇命,皇命不可违啊,古海商铺,人人得而灭之,我这是顺应皇命,我不派人抢,别人也会抢的,高大帅为何如此焦虑?”王城主端着茶杯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,这是不对的,我不知道皇城生了什么,这才半个月,皇上怎么可以纵民为匪?这是要乱国的节奏啊!”高仙芝焦怒道。

    “高大帅,你真的想多了,这抢的是古海的产业,顺民心而为,百姓愤而唾之,此刻毁灭古海产业,更能将我宋国官民上下一心,才能更加容易的防护住古海阴谋,大帅,听说你已经再聚五万大军,而且貌似也有一些军人也去抢夺古海产业了啊,你不管教你的军队,到我这里来说有什么用?”王城主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我军营逃兵,全部会被军法处置的,王大人,你看到城中的火焰了吗?百姓都要疯了,这是中了古海奸计!”高仙芝焦急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高大帅,这是皇命,你无权干涉,八十万大军交到你手中,被你功亏一篑,皇上没有降罪于你,已经是对你最大的恩泽了,你不思感恩,反而处处针对皇令,难道满朝文武还不如你一个武夫?哼,这里可不是你的前线,这里是边城,我说了算!”王城主瞪眼道。

    “你!”高仙芝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“我府中繁忙,不多招待高大帅了,来人,送客!”王城主大喝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高仙芝一声冷哼,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之际,刚好一个管家冲入厅中。

    “老爷,不好了,我们去的有些迟了,只抢到一个店铺,只有几千两银子!”管家苦涩道。

    “该死,应该早点的,我当时优柔寡断了,就应该更早一点!”王城主一阵悔恨。第一时间更新

    高仙芝脸色一阵难看,缓缓走出了城主府。

    -----------

    宋城。

    随着抢劫定性一出来,全城沸腾不止,无数百姓一片抢夺,无数人抢夺,争抢厮打,火焰四起,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一天时间,斗殴事件接连不断,以至于第二日的朝会,百官都是心怀忐忑。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,居然这么快,也就一天,整个朝都的所有古海产业就被彻底清缴了,太快了。快到所有大臣都没来得及反应一般。

    满朝君臣都有些忐忑,不知道之前定性有没有做错,以至于朝会之上,居然没有任何人提起此事。

    又过了两天,宋城慢慢寂静了下来。满朝文武都是长嘘口气。

    “父皇,什么事都没有,百姓只抢了古海店铺,万众一心,共同抵御古海阴谋!”宋太子第一个站出来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皇上,古海阴谋,将再无用武之地,民心可用,一朝一夕之间,古海的一切就毁于一旦了!”

    “皇上,那古海也只会一些阴谋计量而已,当我宋国万众一心,他将无能为力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满朝文武都在大唱赞歌。第一时间更新宋王点了点头,长呼口气。

    -----------

    宋城,一座酒楼之中,古海、古汉坐在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“义父,这两天真安静啊!那些抢劫过我古府店铺的人,都沉寂了下来,所有人都平静了下来。好像什么也没有生。”古汉笑道。

    “安静?他们是不抢劫了,可整个宋国百姓的思维都被这股疯狂调动起来了,他们的思想已经开始被我们牵着走了。”古海露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你听他们正在说什么!”古海喝了口酒笑道。

    此刻酒楼之中,坐着大量喝酒人,正在相互议论之中。

    “那狗日的孙二狗子,居然抢了一尊金佛,呸,在我面前得瑟什么!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也别怪他,是你自己慢了!”

    “慢个屁,我就多睡了一会懒觉,再去的时候,只抢到一个银元宝!”

    “你知足吧,我什么都没抢到,古海的产业,不是很多很多财宝吗?怎么就这么点?”

    “手快有,手慢无,我可听说了,有些人,一抢就是几万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“几万两?我日他祖宗的!”

    “要是重新给我一次机会的话,我一定不睡觉了,就守在那金铺门口,第一个去抢!”

    “谁不是这样打算?你不知道,我那婆娘这两天天天跟我吵,说我慢了,隔壁的孙二狗抢到个金佛,他家本来穷的叮当响,跟我家根本没法比,这一抢,马上就过我家了!”

    “都怪那古海,店铺太少,要是再多点,就好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最可气抢的比我多的人!气死我了!”

    “哥几个,别置气,喝酒喝酒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酒楼里,尽是充斥着这声音。

    古海、古汉静静的听着。

    “义父,没抢到的人,都在抱怨,都在悔恨呢啊!”古汉笑道。

    “民之患在于,不患寡而患不均!若是财富均分,谁也没有说的,可如今财富分的不均匀,就容易造成心理疙瘩,先前抢我古府明面店铺的,只是一个引子,抢我古府暗中店铺,才是根本,他们已经抢上瘾了,还想抢,那就满足他们,让宋国天下所有的店铺,都成为他们抢夺的对象,人人为匪,人心丧乱,民心尽为匪心,那宋国也就彻底废了!”古海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义父,我这就去督办!”古汉马上兴奋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再等两天,让这股民心之患变的更加浓烈,让这股落差变的更大,这样百姓才会更加疯狂,更加的乱!”古海摇了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古汉应声道。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宋国在一阵疯狂之后,迅平静下来,但是人心,在这一刻却是彻底沸腾了,嫉妒的目光藏于民间各处,狰狞的红目盖不住内心的疯狂。无数百姓心中好似长草了一般,奇痒难耐,偶尔走在街上无数店铺之中,已经不再是以欣赏的目光在挑选了,而是一种贪婪的目光。

    本书来自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