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人道至尊 > 第二十七章 舍我其谁
    一个人的情感波动很难从面上看出,但识海的精神却可以随着情感变化而变化,比如钟岳,此刻他的识海便是波涛起伏,浪涛裂空,隐隐有一种金戈铁马刀兵征战的感觉!

    这代表他很兴奋,激动,战役高昂,渴望去战斗,渴望去拼杀,渴望获得胜利,渴望印证自己的所学所悟,但是从他的面庞却很难看出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说得好!”

    薪火赞道:“你现在已经有了几分伏羲神族应有的样子!知难而进,迎难而上,锐意进取,遇到强敌不气馁,不惧怕,而是打倒踩在脚下,这才是伏羲神族!”

    钟岳向前迈出一步,站在水清河的面前,周身雷霆图腾闪现,凝结成绕体蛟龙,声音平静:“钟山氏钟岳,答应你的挑战。”

    “答应我的挑战?”

    水清河有些错愕,这种情况明明是自己为水涂氏弟子出头,要居高临下的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钟山氏,怎么变成自己挑战他了?

    弱者对强者的逆袭叫挑战,强者对弱者叫欺压,自己挑战他,岂不是自己是弱者?

    “有趣,还是头一次有人胆敢这么对我说话。你自恃是炼体者,好,我便用炼体之术将你击溃!三招,击败你最低只需三招!”

    水清河面带笑容,突然尾下波涛陡生,托起他身形移动,快若鬼魅,水浪声刚刚响起,便见一朵大浪横空将他送到钟岳面前,一拳轰向钟岳面门!

    这一拳轰出,只见大水滔天,水清河的河伯之躯身后竟然如同洪水一般,水高百丈,压迫下来!

    他这一拳集合了百丈洪水之力,洪水滔天,扑来的势头是何等恐怖?

    钟岳身躯蛟龙缠绕,只见身体上滚动的蛟龙年越来越粗大,越来越清晰,龙头狰狞,龙身粗达尺许,水桶般粗细的龙身渐渐要融入到钟岳的体内,那纯粹的精神力化作蛟龙图腾和雷纹图腾,附着在钟岳皮肤之上,宛如他的皮肤生长出一片片龙鳞!

    而他体内更是一块块肌肉隆起,一根根大筋嘣嘣嘣弹动,如同弯弓射箭劲弩爆出的脆响!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体内的血液加奔流,心脏一瞬间将气血搬运,血液流动声竟然让观战的诸多上院弟子都可以听到!

    钟岳对水清河这一击不躲不避,猛然龙吟长鸣,一拳向水清河轰去!

    那些观战的上院弟子看得脸色剧变,百丈洪水,龙躯绕体,这两人的实力都达到令其他人难以望其项背的程度!

    此刻他们两人,如同两尊蛮神,正面交锋,肌肉碰撞,带给人的震撼和冲击也是无法想象!

    嘭!嘭!

    两人齐齐中招,水清河的河伯之躯是何等强大,一拳轰下,将钟岳精神力凝聚的蛟龙生生轰碎,拳头落在他身上,只见雷霆图腾纹四下崩飞,他这一拳,竟然连钟岳观想出的雷霆图腾纹也给轰碎,震飞!

    钟岳的这些雷霆图腾纹并非完全是用来凝聚蛟龙,还用来炼就奔雷剑气,以奔雷剑气的锋利来阻挡水清河这一拳之威。

    但是水清河的河伯之躯实在太强,面对奔雷剑气也如同摧枯拉朽一般,直接震碎,让奔雷剑气没有了半分威力!

    这一拳落在钟岳身上,闷响传来,河伯之躯的力量震荡他的四肢百骸,震荡他的精神,识海,魂魄!

    与此同时,钟岳也是一拳轰在水清河身上,河伯之躯的强大之处顿时展露无疑,钟岳这一拳是何等之强,水涂氏核心弟子无人能够承受他这一拳之威,但是水清河的河伯之躯弥补鳞纹,只被打得鳞纹破碎,却并未伤到他分毫。

    他周身布满厚重的鳞纹,如同水中的神,不但威风凛凛,战斗力防御力也达到令人敬畏的程度!

    不料,钟岳这一拳落下,随即五指叉开,掌心之中传来哤的一声巨吼,又是一头蛟龙从他掌心中钻出,轰然撞在水清河身上,河伯之躯顿时被撞破一个大洞,露出里面的水清河!

    他的河伯之躯并非是真正的化作河伯之躯,而是精神力化作河神河伯,将自己藏在河伯体内。

    这也并非是真正的炼体,不能提升身体本身的力量,只是借精神力显化河伯,施展的是河伯之力,待到散去河伯之躯,河伯之力便会散去。

    而钟岳炼体,身体力量不断增强,就算不施展蛟龙绕体,他的力量也是极为强大。

    这便是炼体者和炼气者的区别。

    但炼气者观想出河伯之躯这等近战法门,也可以近战攻击,甚至可以做到比炼体者还要强的地步。

    水河清第二拳轰至,钟岳依旧不躲不闪,一拳轰出,从河伯之躯的破绽处轰向里面的水清河!

    两人各自中招,钟岳嘴角流出一丝血迹,踉跄后退,连退十多步总算将河伯之躯可怕的力量卸去。

    一块块山石和青石板在他脚下炸开,烟尘滚滚。

    水清河也是闷哼,鱼尾架着浪涛向后滑去,嘴角溢血。

    钟岳在两拳之间打破河伯之躯,还是伤到他的身体!

    他的身体可没有河伯之躯那么强大的强度韧度,被钟岳击中本体,还是受了伤,不过他的身体要比绝大多数上院弟子都要强,甚至强出很多,所以才没有遭到重创!

    “钟山氏,的确很强……”

    水清河长长吸了口气,面色有些凝重,他乃是水涂氏的千里驹,水涂氏身为十大氏族,对他极为看重,水清河幼年时便被放在缸里用各种灵药熬煮,药力渗透体内,体魄惊人。

    族中的巫医更是以各种猛兽异兽的精血,在他身体上作画,画出各种图腾纹,让他的体魄更强!

    到了剑门,水清河更是各种服用灵药打磨身体,简直就是灵药堆起来的身躯!

    但是现在,他还是受伤了!

    钟岳的力量出他的预计,蛟龙图腾也炼到极高的境界,不过仅凭蛟龙图腾和奔雷剑诀,根本无法伤到他,伤到他的是钟岳那恐怖的爆力!

    能够击穿河伯之躯的爆力!

    而钟岳的身体强度也出他的预计,河伯之躯的力量是何等之强,落在他身上连续两击,也只不过伤到他的内脏,伤势也不是如何严重。

    能将身体炼到这种程度的,只有剑门的炼气士和一些异兽或者魔族!

    钟岳抹去嘴角的血迹,淡淡道:“水师兄可以施展”

    “已经过了两招了,现在是第三招!”

    水清河长长吸了口气,面色凝重,鱼尾轻轻摆动,只见四周凭空生出大水,越来越高,如同一个小小的湖泊一般,将他托起。

    湖泊高悬在半空,而水清河便屹立在半空中的湖泊上,气势越来越强,准备从上空奔驰而下,奔袭钟岳!

    他赫然是动用自己最强的手段,为年终无禁忌对决而准备的绝学,一招击败钟岳,让他一败涂地!

    钟岳面色也是凝重起来,严阵以待,突然水清河目光瞥见几人,冷哼一声,散去河伯之躯,收了精神力,转身便走,冷冷道:“今日之事暂且作罢,钟山氏,等到无禁忌对决时,再延续此战!”

    钟岳微微一怔,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只见又有几个人影从剑门山上下来,向上院走来。

    那几人的气势也是极为强大,不逊于水清河,应该是在内门修行的外门弟子,不知是来自什么氏族。不过看水清河的样子,这几人显然也是来自十大氏族,实力极强。

    水清河不想被这些人看到自己的底牌,免得在年终无禁忌对决中失了先机,这才主动退去。

    “好强的家伙……”

    钟岳手掌有些颤抖,嘴角又有一丝血迹溢出,内脏隐隐作疼,心道:“十大氏族,每个氏族都有着独到之处,祖上留下的图腾天生便比其他氏族强,这个水清河的实力的确高深得很,没有动用炼气的法门便已经如此厉害,我不如他。”

    他却没有想过,他正儿八经的修炼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,而水清河却是自小就被泡在灵药中,进入剑门后直接被炼气士带在身边,长达五六年之久才有如今的成就!

    “上院中,像水清河这样的人物还有不少,都是大氏族的精英!这些人物,在年终无禁忌对决中都会出手,百花竞放,争夺进入灵空殿的机会。到那时,只怕这些人便不会隐藏什么了,会将自己最厉害的手段拿出来!”

    钟岳迈步走向庭蓝月和河承川等人,心道:“两个月,还有两个月时间!”

    “两个月后,与这些大氏族真正的精英交锋,不知道谁能技压群雄?”

    他胸腔中有豪气激荡,低声道:“技压群雄,舍我其谁?”

    “钟山氏钟岳,这是你的两口魂兵!”

    蒲老先生见到钟岳到来,将他唤到跟前,取出两口魂兵放在钟岳跟前,笑道:“二十日炼成这两口魂兵,老朽也是累得不轻,这两口魂兵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前两天出差杭州,今天刚回来,累死了,宅猪带着困意写完这一章,实在睁不开眼了,要去睡觉觉了,兄弟们别忘记给人道至尊投张推荐票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