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人道至尊 > 第二十二章 空谷红衣(周一求推荐!)
    钟岳坠地的同一瞬间,他的精神凝聚所化的另一条蛟龙已然来到虞飞燕身边,猛地将这少女缠住,施展出驭雷横空,连续撞倒一株株大树,堪堪落下。

    但虞飞燕魂不守舍,识海被心魔控制,落地时还是连栽十几个跟头,这才停下。

    好在她虽然没有刻意去炼体,身体却也比寻常人强横不知多少,并未被摔伤,只是白皙的皮肤上多出几处青淤的痕迹。

    这少女还是惊魂未定,目光中充满了恐惧,心魔依旧未消。

    “师姐,救命啊!”

    上空传来桃黛儿大呼小叫的声音,钟岳抬头看去,只见那红衣少女手舞足蹈从半空中掉落,不过度却是很慢。

    “咦?这种观想法门很是奇特,观想的是云气。”

    钟岳细细看去,只见桃黛儿周身有云气缠绕,放慢了她的下坠度,心道:“蒲老曾经说,云有云灵,云被人膜拜,便不会消散,久而久之便有了灵性。桃师姐可能走的路子,便是云灵的路子。”

    云灵飘渺,无定形,无定性,可以化风,可以化雨,可以化雷,可以腾空而起,可以落入山间,是很玄妙的一种灵。

    虞飞燕回过神来,毕竟是女院实力位列的第一的大师姐,很快观想鱼龙,将识海中的心魔炼化,瞥见桃黛儿从上空跌落,连忙快步跑过去,道:“桃桃,我来接住你!”

    噗通。

    桃黛儿从她前面坠地,一屁股坐在地上,摔得七荤八素。

    “师姐,你是故意的!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虞飞燕收回没有接住桃黛儿的双手,脸色淡然:“桃桃,我很想接住你,但是没接住,我失手了。”

    桃黛儿爬起来,揉着屁股,嗔怒道:“你分明就是故意的,才不是失手!”

    虞飞燕偷偷看了远处的钟岳一眼,悄声道:“真的没有,刚才我便失手了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,你分明是出了丑怕一个人丢人,这才也让我摔一跤。”桃黛儿愤愤道。

    两个少女低声吵吵,突然瞥见钟岳又在山林中寻到一块大石头,竟然又背在身上,打算攀到崖顶,两个少女对视一眼,向他走去。

    “钟师弟……”

    虞飞燕沉默片刻,这才道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钟岳观想蛟龙,笑道:“应该的,毕竟师姐跳下来时也是毫不犹豫。两位师姐,我还需要修炼,便不陪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要你陪?”

    桃黛儿啐道:“我们又不喝酒!”

    虞飞燕挖她一眼,道:“师弟这是在修炼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踏过生死之间,激潜能,战胜大恐惧大恐怖,竭力求生,这便是我的修炼方式。”

    钟岳笑道:“师姐刚才也经历了生死之间,应该知道滋味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生死之间……”

    虞飞燕深深看他一眼,突然身后呼的一声张开两道黑色翅膀,振翅而起向崖顶飞去,道:“既然你在修炼,那么我你之战便等到改日!”

    “师姐,你又把我丢了!”

    桃黛儿连连跺脚,连忙观想云气,身体慢慢悠悠的飞了起来,慢吞吞的向山崖上空飞去,向钟岳道:“钟师弟,我们下次再找你来陪,我先走一步……喂!你等等我,不要爬得这么快!死云,臭云,你倒是飘得快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钟岳攀到崖顶之后,桃黛儿还在半山腰上飘着,不过那黑衣少女虞飞燕却已经不翼而飞,应该已经走远了。

    “飞行之术,的确玄妙。观想云、鸟,皆可以飞行,若是驭雷飞行,度固然快,但消耗也是极大,而且没有羽翼飞行灵动。待到下次讲课日,我看看是否能够学到一种飞行法。”

    他感觉到,飞行法无论是对他这等上院弟子还是炼气士,都极为重要,不仅在战斗中有用,即便是日常赶路作用也不小。

    呼——

    钟岳背负大石,纵身跳下山崖,途中经过桃黛儿身边,他跃下山崖登上山崖,时间已经过去大半个时辰,只见那红衣少女依旧竭力向崖顶慢悠悠的飘去。

    钟岳坠落掀起的大风,将这少女刮得不断往下沉,惹得她大呼小叫。

    过了不久,钟岳背负大石攀上山崖,桃黛儿又是大呼小叫,让他慢一点。

    “钟山氏,你再敢从我身边跳下去,我便跟你没玩!”

    那红衣少女再次被钟岳跳下山崖带起的飓风吹落下百丈之深,终于动怒,娇怒道:“你敢再做一次,我便在庭师妹面前说你调戏我,让你没有好果子吃!”

    钟岳背负大石再次经过她的身边,认认真真道:“我与庭师姐真的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桃黛儿纵身一跃,跳到他的背上,眉开眼笑:“你背我上去,便算你们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钟岳只觉身上也没有增加多少重量,心知这女孩身子轻,柔若无骨,而且还观想云气来减轻重量,免得自己背不起她,心道:“桃师姐倒是个体贴的人,刚才也跟着跳下山崖,有这种心肠,难怪会有那么美妙的歌声。”

    “桃师姐,不如唱支歌来听听?”钟岳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不唱。”

    钟岳作势要将她扔下去,吓得少女连忙抱住他的脖子,道:“我唱,我唱!你这人这么坏,我真不知庭师妹喜欢你哪一点儿!”

    桃黛儿在他背上轻歌曼语,清唱一曲,空谷歌声,空灵无比,一曲歌声还未落下,钟岳已经带着她来到崖顶。

    桃黛儿坐在湖边,脚丫拨打湖面,口中歌声未落。

    钟岳跳入饮马台的湖泊中,清洗身上的汗水和污垢,歌声如同少女的指尖拂过他的心灵,带走身心的疲惫。

    夕阳旁落,晚霞挂在天和山之间,余晖照耀湖岸上的少女和湖中的少年,湖畔走来几只悠闲的独角马,凑到湖边饮水。

    那歌声越空灵,桃黛儿提着鞋子,从钟岳身边踏波而过,过了片刻,歌声徐徐落下,余音萦绕,那位红衣少女遥遥向他挥了挥手,走入山林之中。

    过了良久,钟岳才从那少女美妙的歌声中清醒过来,只见那少女早已经远去。

    “龙行万里!”

    钟岳从水中腾空而起,精神力爆,蛟龙缠绕身躯,自湖面上滑行而过,如同怒蛟出水,掀起惊涛骇浪,在半空横渡,几步之间跨过饮马湖,大步向上院走去。

    这一日之间,他的修为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不仅燧皇变得更加凝实,燧皇的形象更加清晰,而且他的识海也屡屡扩张,如今已经有三百亩方圆!

    他的身体充满了爆炸般的力量,在短短的时间内便可以将精神力显化,化作强悍无比的攻击爆出去!

    “明日,继续修炼!”

    薪火小童在他识海中道:“想要越天象老母,慢吞吞的修炼可不成!你现在做的还远远不够,只有你做到脆、猛、刚这三个字,才算是达到感应灵的入门级别!”

    钟岳询问道:“何谓脆、猛、刚?”

    “力量要脆。拳头接触到敌人身体的一瞬,力量便完全爆出去,摧枯拉朽!”

    “精神要猛。心有猛虎志,有若龙下山,精神力奔腾,观想神魔瞬息而成!”

    “魂魄要刚。魂魄如尖枪,可弯不可折,魂魄一动,能祭万斤之物,魂魄静止,有如天帝坐中堂,诸邪不可动!”

    薪火淡然道:“只有做到这一步,你的根基才算是夯实,才有与天象老母争斗的本钱。”

    钟岳长长吸了口气,沉声道:“好!明日继续修炼!”

    “爷爷,今日我遇到一位少年修炼,对我说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大恐惧。”

    剑门金顶下方,一座灵芝山崖托起的大殿之中,那黑衣少女虞飞燕恭恭敬敬,向一位跏趺而坐的白苍苍老者问道:“他说踏过生死之间,激潜能,战胜大恐惧大恐怖,竭力求生,修炼起来事半功倍。这生死之间,是怎么回事?真的有这种修炼方法?”

    那白老者正是有虞氏的族长,在剑门中地位极高,闻言张开眼睛,诧异道:“生死之间?居然还有人用这种方式修炼?”

    “真的有这种修炼方法?”虞飞燕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有。但只是传闻。”

    有虞氏族长沉声道:“这种修炼方式过于极端,极端危险,极端进境,极端高的死亡率,因此很少有人修炼。生死之间,一生一死,相互对立,做到则生,做不到则死,但是用这种方式修炼的人中,死亡的占了绝大多数。我剑门从前也有人用此法修炼,但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虞飞燕吓了一跳:“都死了?”

    有虞氏族长点头,道:“这种修炼方式只是筑基之用,对出窍、祭魂的境界有效,对炼气士便没有了效果。炼气士上天入地,岂是那么容易进入生死之间的?而不成炼气士,自保的手段太少,一不留神便死了。所以这种筑基方法被人称为极端,很不可取。不过我听说,我们剑门的老门主当年便是用这种方式,将自己的根基夯筑得无比坚实,但这只是传言,做不得真……”

    虞飞燕眼眸闪动,有虞氏族长看到她的目光,心中凛然,喝道:“你不可学习此法!你成为炼气士,已经是铁板钉钉,若是用这种方法修炼,稍有闪失便会死亡,得不偿失!”

    第二天,钟岳再次来到饮马台,远远看去,只见一位红衣少女坐在湖边,旁边站着一位黑衣少女。

    “咦咦!钟山氏,你这是什么勾搭小母牛的办法?”

    薪火惊讶起来,雀跃道:“传给我,快传给我,我找到下个薪火传承者,便可以教会他了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周一冲榜,急需推荐票,兄弟们劳烦则个,宅猪拜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