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人道至尊 > 第十七章 色胆包天
    剑门魔墟中的魔族暴动,将上千上院弟子当成牲口血祭,唤醒天象老母的灵,不少炼气士门下弟子悉数丧命,可以说被灭门,这件事情在剑门中引起的轰动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剑门高层震怒,可以说是剑门自成立以来从未有过的奇耻大辱,而死亡的上院弟子中有不少是来自大荒十大氏族,甚至还有族长的子女!

    一位位长老从剑门山高处的宫阙宫銮中走出,进入魔墟之中,搜寻魔族炼气士,寻找天象老母的灵。

    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,但也隐隐有消息传来,说剑门中出了叛徒,有人与魔墟魔族勾结,图谋不轨。

    过了十多天,事态平息,剑门的长老将魔墟封印,严禁任何人进入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事情,已经与钟岳无关。

    蒲老第一时间赶来,见到庭蓝月等人,既喜还悲,他门下有百十位弟子门生,如今只剩下十几人,不可谓不惨重。

    庭蓝月、河承川等人上前,躬身道:“蒲老,这次多亏钟师弟,我们才能逃出那魔墟。”

    几人快言快语,将他们在魔墟中的经历大致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蒲老动容,上下打量钟岳一眼,缓缓点头,道:“钟山氏钟岳?倒是个年少有为的人。你救护我门下弟子,而且资质过人,得到我的奔雷剑诀真传,我想收你为门人……”

    庭蓝月连连向钟岳丢眼色,示意他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钟岳思索片刻,摇头道:“多谢蒲老,只是蒲老若是将我列入门墙,只怕会引来田风氏的不悦。若是蒲老不嫌弃,我想经常前去听讲,只要我不是蒲老的弟子,想来蒲老也不会田风氏交恶。”

    他原本巴不得能够拜入某位炼气士的门下,而现在则没有那么期待了,甚至还有些希望自己没有师傅。

    “薪火传授我的火纪宫燧皇观想图太强,修炼度太快,这才几天我便连续跨过出窍、祭魂的境界!若是拜入某位炼气士门下,只怕这门功法一定会暴露!”

    钟岳心中暗道:“功法暴露的话,剑门追求根源便会现薪火,薪火飙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蒲老微笑道:“你救我弟子,我自然要回报你。你还缺少一口魂兵罢?”

    他打量钟岳,只见钟岳背后背着两口变异异魔臂骨,如同丈长的镰刀,而那头天象魔族炼气士的尸身也在不远处,道:“你长于力量,精神力在同侪中也可以称得上佼佼者,可以驾驭两口魂兵。我便用玄铁和玄金混合,为你炼就两口黑金魂兵。二十天后,你到传经阁见我,便可以见到你的魂兵!”

    庭蓝月和河承川等人不禁露出艳羡之色,蒲老先生这等炼气士想炼制魂兵的话并不算困难,最多两三日,便可以炼就一口魂兵,而蒲老让钟岳二十天后才去取魂兵,可见这次他要炼制的两口魂兵,肯定非同小可!

    玄铁和玄金,已经可以炼成上等的魂兵,再加上蒲老的打磨,这两口魂兵出炉,在上院中肯定罕有得很,即便是大族的核心子弟也未必能够拥有这等宝物!

    钟岳心中大喜,连连称谢,向庭蓝月笑道:“师姐,既然蒲老用这魔族炼气士体内的玄金为我炼制两口魂兵,那么剩下的玄金我便不要了,师姐与几位师兄平分了便是。”

    庭蓝月连忙道:“这怎么成?这个魔族炼气士是师弟你拖回来的,按理来说便是应该你占大头。钟师弟怎么也应该再得一份,实不相瞒,若是这剩下的玄金通过我大庭氏变卖出去的话,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分到最少八百枚羽灵丹!”

    钟岳吓了一跳,八百枚羽灵丹!

    剑门每个月给上院弟子十枚羽灵丹,八百枚需要六七年的时间!

    庭蓝月笑道:“师弟还是心动了。待到我将这玄金变卖之后,再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众人各自分开,钟岳则走向自己的院落,与识海中的薪火联络,道:“薪火,剑门建立至今只怕有上万年了,那天象老母怎么可能活到现在?”

    “你有所不知,神魔与你们不同。无论人族还是魔族,都是只有魂,没有灵。灵和魂其实是两个不同的东西,只有成为炼气士才有可能让灵魂一体。”

    薪火解释道:“比如,刚才那个叫蒲老的小鬼,已经修炼到灵魂一体,山神便是他的灵魂,他可以将自己的灵魂炼成图腾让族人祭祀。将来这个小鬼若是死了的话,他的魂与灵结合紧密,只要灵在,魂就在!而保存灵的方式便是祭祀,他便有可能因为族人的祭祀而不用魂飞魄散,因此而魂魄留存下来,享用祭祀。那时,他便是神,山神!若是祭祀足够强,甚至可以给他的灵魂塑造金身,从死亡中复活过来,神通广大!”

    钟岳顿时醒悟,魔族的先祖天象老母乃是魔神,虽然天象老母已死,但是她的灵一定没有被剑门的先辈斩杀,躲藏下来,若是魔墟的魔族一直在暗中祭祀她的话,天象老母的魂魄便可能存活下来。

    “灵还有这种作用?炼气士将灵和魂炼成一体,原来是打算保全自己的魂魄,不至于死后魂飞魄散。”

    钟岳对灵的认识又深了一层,道:“不知道那个方剑阁有没有将天象老母的灵斩杀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薪火痛痛快快道:“刚才你们从魔墟离开后不久,我感应到一股邪恶的气息也趁着离开,应该便是天象老母的灵。”

    钟岳吓了一跳,失声道:“天象老母离开了魔墟?刚才明明是有些长老进入魔墟搜寻,怎么可能被她离开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被那些长老中的某人带出了魔墟。”

    薪火漫不经心道:“在魔墟外没有魔族祭祀,天象老母的灵存活不了多久便会死亡,除非她能够找到一具身体,可以让灵魂寄生的身体。依我看,带走她的那人,只怕早已给她找了一具身体,现在的天象老母肯定成为了剑门中人,谁都认不出她来。”

    “天象老母成为剑门众人?”

    钟岳压下心头的震惊,喃喃道:“这下糟糕了……薪火,你能否感应到天象老母寄生在谁的体内?”

    “她现在藏在他人的身体之中,被身体遮挡了感应。”

    薪火笑道:“若是与那人碰面,我倒可以感应出她,不过现在我感应不到。真是有趣儿,剑门中的叛徒花了这么大的力气,将天象老母从魔墟中弄出来,一定有所图谋。嘻嘻,有乐子看了……”

    而在此时,剑门半山腰的一处灵芝般的大殿之中,一位十三四岁的少女好奇的打量自己的身体,左看右看,突然噗嗤笑道:“没想到我居然会躲到牲口的体内,咯咯咯,真是讽刺呢!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一个人影站在阴暗处,闻言笑道:“天象老母,人族是我们神族豢养的牲口,但是你却被牲口镇压了这么多年,这才是真的讽刺。若是没有我点化你的后裔,让他们修成炼气士,你想要脱困还不知要多久。”

    天象老母咯咯笑道:“我也没有想到,我这个魔族的魔神,居然会被魔族的生死大敌,一个神族所救!你千辛万苦,处心积虑,救我脱困,到底想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阴暗中的那人声音传来:“我想要剑门山地底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天象老母脸色剧变,俏颜阴晴不定:“地底的东西?你是何人,怎么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既然是神族,当然知道一些秘辛。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知道,可知地底的东西若是出世,是何等恐怖!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也知道。”

    阴暗中的那人悠然道:“我有十足的把握能够控制住那东西。天象老母,我救你脱困只是为了让你帮忙,就算没有你帮忙,这剑门也迟早是我的,剑门下的东西也迟早是我的!”

    天象老母冷哼一声,过了片刻,道:“我现在还未恢复实力,如何帮你?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等你恢复实力。天象老母,你这具身体是剑门一位外门弟子的身体,你先去外门修行,然后成为炼气士,待到你恢复几分实力,我还有用到你之处!你是魔神之灵,不要让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天象老母冷哼一声,下山直奔剑门上院而去。

    院落中,钟岳没有羽灵丹,不敢修炼火纪宫燧皇观想图,这几日修炼的都是奔雷剑诀和蛟龙图腾绕体诀。

    “奔雷剑诀和蛟龙图腾绕体诀,还有更多的精妙!”

    他每次观想这两门功法,都有着不同的收获,奔雷剑诀乃是攻击法门,蛟龙绕体诀则是炼体法门,如今这两种功法被他结合,以雷纹图腾化作蛟龙,结合在一起修炼,更多的妙处被他开出来,让钟岳不由沉寂在修炼的乐趣之中。

    他现,结合这两种功法,体魄提升比从前更加迅,雷纹图腾化作蛟龙绕体,雷霆淬炼身体,让他的身体更加强韧,心念一动,力量爆,迅如奔雷!

    这种全新的炼体之法,比单纯的蛟龙绕体诀更强,对身体的提升更快!

    其他上院弟子对炼体之法并不如何看中,而他却没有松懈,反而越练越强!

    滋啦!

    他体内雷光闪烁,雷霆蛟龙的身躯隐约穿过皮肤,肌肉,骨骼,甚至血液,让他体内充满异常强大的电流,将体内的杂质炼去,甚至雷霆中的能量隐隐渗入身体之中,藏在体内!

    修炼了六七日时间,钟岳只觉这门炼体之法修炼到瓶颈,对身体的提升不再那么强大,心道:“应该是我的蛟龙图腾绕体诀没有得到真传,无法继续提升……距离蒲老炼好魂兵还有十几日时间,不如去见一见水清妍。我毕竟答应过她,要去女院见她。而且也不知她是否去过魔墟……”

    钟岳走出院落,直奔女院而去,只见在女院外,几位上院的男弟子鬼鬼祟祟,远远张望。

    钟岳心中纳闷,摇了摇头,径自走入女院。

    “噗!刚才有人闯入女院了!”

    那几个鬼鬼祟祟的男弟子眼珠子快要跳了出来,吃惊道:“色胆包天,色胆包天!这人竟然连女院都敢闯!”

    “他会被那些女孩子活生生打死吧?”

    只见女院的门前的角落里竖着一块石碑,上面写道:“男弟子擅闯女院,格杀勿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