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人道至尊 > 第七章 祭魂
    钟岳到了药谷领了十枚羽灵丹,便寻到上院管事,搬入自己的院落。

    “这院落乃是三进院子,后院是休息之处,中院厅堂会客,还有静室可以观想修炼,前院则是奴仆所住之地。”

    管事带领钟岳参观这片院落,笑道:“有些部落的贵胄子弟,随行带着十几个奴仆,随行伺候,自己专心修炼,奴仆便可以住在前院。这上院令牌效果非同一般,只需大门上的凹槽处一放,便可以激院中的图腾柱,形成一个无形的壁垒屏障将院落封锁起来,外人便休想进来。想要撤去壁垒,将令牌取出即可。令牌需要用魂魄和精神滋润一下,这样放在凹槽中别人便无法取出来。”

    钟岳眼睛一亮,上院令牌的这个功能的确贴心,上院弟子虽然只是入门弟子,但日常潜心修炼容不得打搅,否则容易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有了这令牌,其他人无法进来,也就无需担心修炼到紧要关头被人干扰。

    而且,若是有些重要东西放在院落里,也无需担心被人盗走。

    “敢问,上院的弟子都是如何修行的?”钟岳询问道。

    那管事笑道:“每一位成为上院的入门弟子都会上报给剑门的炼气士,那些炼气士会前来择取弟子,传授功法,教导修行。每一位炼气士门下都有十几二十位上院弟子,将来这些上院弟子成为炼气士,他们脸上也有光彩。师弟放心,只要通过碧空堂考核,多则五六日,少则一两日便会有炼气士前来将你收入门下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钟岳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那管事离去,钟岳立刻将令牌扣在大门上,只见院中的图腾神柱嗡嗡震动,将院落封锁。钟岳小心翼翼放下药篓,取出那盏破破烂烂的铜灯,灯火忽明忽暗,薪火依旧沉睡不醒。

    “薪火不知道要睡多久?”

    他想了想,取出一个小巧的玉瓶。玉瓶开启,一股清淡的药香扑鼻而来,瓶中有十枚黄豆大小的丹药,正是羽灵丹。

    从前他辛辛苦苦采药炼药,需要花费数月的时间才能凑齐药材,至于能否炼制成功还是未知数。

    而现在成为上院弟子,一下子便给了他十枚,而且是每月十枚,对于钟岳来说简直是天大的财富!

    一枚羽灵丹可以让普通人身轻如燕,力大无穷,不吃不喝半个月之久,即便是剑门的外门弟子服用一枚羽灵丹,也可以不知疲惫连续修炼两三天的时间,补充精神,滋养身体,滋润魂魄!

    钟岳服下一枚羽灵丹,顿时感觉到澎湃的药力化作精纯的能量涌入四肢百骸,舒坦无比。他的身体像是干旱已久的土地,羽灵丹的药力涌来仿佛涓涓流水滋润身体,让他原本干瘪下来的肌肉缓缓隆起,很是奇妙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钟岳便恢复从前匀称的身材,肌肉坚实,因为修炼火纪宫燧皇观想图而损耗的身体能量得到补充。

    他还感觉到精神也得到滋润,脑中识海掀起微波,哗啦哗啦作响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的魂魄也被药力滋润,很是舒服。

    “羽灵丹果然神奇,听闻有些出身自大部落的弟子每天都可以服用这等灵丹,难怪这些人进步神!趁现在,修炼燧皇观想图,看看能否让我再进一步!”

    钟岳立刻观想火纪宫燧皇,识海中波涛翻涌,构建出燧皇、火纪宫和火树,与此同时,他的精神力开始飞消耗,不过因为服下了羽灵丹,精神力消耗之时也在不断滋生。

    过了不知多久,羽灵丹药力耗尽,钟岳当即服下另一枚灵丹,继续修炼,他的识海在不断扩张,精神力旧力刚去,新力便来,让识海越来越大,魂魄也是越来越强!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羽灵丹的药力再次耗尽,钟岳又服下第三枚。

    一枚枚羽灵丹被他服下,他沉寂在观想的神妙之中,第一次感觉到修炼不再枯燥,反而是那么有趣,那么有期待感!

    “咦?羽灵丹没有了?”

    钟岳突然醒来,看着空空的玉瓶有些错愕,十枚羽灵丹,寻常上院弟子一个月才能消化干净,而他这次修炼,竟然在不知不觉间便将这些羽灵丹耗尽了!

    “大概只过了四天的时间,四天时间,将十枚羽灵丹耗光……”

    钟岳只觉有些头大,修炼这火纪宫燧皇观想图简直就是一个无底洞,没有充足的财力根本无法修炼!

    “难怪薪火说只能吃灵丹妙药,若是吃五谷杂粮肯定会掏空身体,生生饿死!”

    钟岳长长吸了口气,站起身来,走出静室,来到后院花园中,轻轻舒展筋骨,只觉体内充满爆炸般的力量,心道:“十枚羽灵丹,连续四天修炼,不知道我现在能否做到祭魂?”

    他心念微动,魂魄出窍,刹那间依附在前方的一个百十斤重的石墩子上。

    呼——

    石墩子突然飞起,悬停在钟岳面前,他的魂魄依附石墩,魂魄飞起,将石墩带飞,这也是上院弟子争斗的一个手段,魂魄越强,能够搬运的东西越重。

    理论上,如果魂魄足够强大,甚至能够将一座大山搬起,漫天飞行,甚至可以用来摧毁一座城市!

    不过,这只是理论上。

    上院弟子中,能够搬运得起千斤重物的便已经算是佼佼者了,而且搬运重物作为攻击手段只是最粗浅的做法。上院弟子祭魂,往往是将魂魄祭入兵器之中,兵器上绘刻图腾纹,一经祭起兵器快如闪电,削铁如泥,无坚不摧,威力极大!

    呼,呼,呼——

    花园中,钟岳操纵那块石墩漫天飞舞,来去如风,忽上忽下,突然石墩失控,狠狠砸在假山之上,那座高达三四丈的假山被生生砸得拦腰折断,半座假山落入水中,惊人无比!

    “剑门中祭魂有着独特的功法,祭魂控制刀剑,有着各自的剑法奥妙,只有修炼那些功法,才能将祭魂的威力挥出来,而不是我这样乱打,也不会失控。”

    钟岳思索片刻,心道:“想要掌握祭魂的奥妙,必须要有人传授,那位上院管事说,新入上院的弟子会有炼气士亲自前来教导,收入门下,为何这几天没有人来寻我?”

    他没有多想,随即低喝一声,观想蛟龙图腾绕体诀,只见他精神力涌出,化作龙鳞龙爪,渐渐龙身出现,越来越清晰,缠绕在他的身体之上!

    接着,一个凶恶无比的蛟龙头颅从他背后缓缓抬起,恶狠狠的盯住前方,两只龙爪扣住钟岳双肩!

    钟岳只觉仿佛有无边的力量涌入自己的双臂之中!

    而蛟龙的两条后爪则扣住他的双腿,让他仿佛感觉到自己拥有蛟龙的爆力和度!

    钟岳难以置信的打量自己的手足,只见有如实质般的蛟龙身躯缠绕在他的手臂、身躯和双腿之上,甚至龙躯在缓缓的游动,而他身后的龙长长的龙须垂下,在他身前飘荡!

    他仿佛真的被一头凶恶的蛟龙缠绕,龙力与自己的力量融合,合二为一!

    “蛟龙图腾绕体诀修炼到这种程度,只怕已经达到极限了吧?”钟岳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早得很呢。”

    突然薪火小童的声音传来,钟岳心中大喜,只见静室中一朵小火苗飘了出来,小胳膊小腿不成比例的大脑袋,一头火红色头,正是那盏铜灯里的薪火小童。

    “你的蛟龙图腾还差得远,只是得到蛟龙之皮,没有得到其身,也没有得到其神。”

    薪火跳到钟岳身上,从他观想出的蛟龙口中走进去,沿着蛟龙体内行走:“你看,你的蛟龙图腾只有皮,没有筋骨也没有血脉肌肉,空有其形没有肉骨,只能爆出真正的蛟龙一丝的力量。你的蛟龙图腾也没有真正的恶蛟神韵,还差得远。想要将这门炼体之法修炼到极致,须得抓到一头活着的恶蛟,慢慢研究,将其肌肉、血脉、筋骨构造以及神韵,统统摸清楚,然后观想。”

    钟岳笑道:“我若是能够擒下一头活着的恶蛟,还需要观想它?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。”

    薪火想了想,赞同道:“不过你若是纯血的伏羲神族,别说擒下蛟龙,仅仅气势绽放出来,便足以让其臣服,任你研究了。咦?许多伏羲神族的气息!走,走,快点待我出去!”

    钟岳散去精神力,薪火小童立刻钻入他的眉心识海,催促道:“再不寻到一个纯血的皇族,完成薪火传承,只怕我便要熄灭了。这里人好多,说不定便可以寻到一个纯血的伏羲神族!”

    钟岳带着他走出院落,只见诸多上院弟子纷纷向上院传经阁而去,应该是有炼气士从山上下来,传授功法。

    “为何至今都没有炼气士将我收入门下?”钟岳看到与自己一起通过碧空堂考核的几位外门弟子也赶往传经阁,心中更加纳闷。

    薪火小童接着他的双眼向外窥探,嘴里嘀嘀咕咕道:“不是纯血,不是纯血,不是纯血……伏羲神族到底生了什么事?上千人中,竟然连一个纯血的都找不到,还不如你!走走,往那边去,那里人多,说不定能够找到一个纯血!”

    钟岳也想去一趟传经阁,询问管事之人为何自己没有炼气士收入门下传授功法,快接近传经阁时,突然只见两道弧光闪过,只听咄咄两声,两根图腾柱一前一后落在钟岳身边!

    顿时,一股压力从两根图腾柱中传来,向他狠狠压下,将他钉在原地!

    “钟山氏钟岳?好像长胖了不少,险些便没有认出来。”

    一位上院弟子迈步走来,上下打量钟岳,突然抬腿向钟岳双膝扫去,笑道:“钟师弟,咱们无冤无仇,从前也从未碰过面,不过你扫了我师傅的面子,我师傅让我教训你一二。对了,我师傅姓田。你便跪在这传经阁外,跪上几个时辰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