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人道至尊 > 第五章 大受刺激
    那少女名叫水清妍,来自大荒三千部落中的渭水部落,渭水多滩涂,因此渭水部落被成为水涂氏,族人往往以水为姓。

    钟岳与水清妍结识已久,去年钟岳返乡归来,孤身一人横穿大荒从钟山部落走到圣地剑门,途中偶遇水清妍。

    水清妍的父母在水涂氏中地位颇高,有十多个成年猎户护送她前往剑门,可惜途中遭遇兽潮袭击,只剩下水清妍尚且活着,眼看女孩便要死在兽吻之下,是钟岳救了她。

    钟岳左臂上的疤痕,便是为了救水清妍而被猛兽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钟岳将她护送到剑门,也是因为这次经历,水清妍称钟岳为岳哥哥,很是亲昵。

    “清妍,你已经做到魂魄出窍了?”

    钟岳吓了一跳,难以置信道:“你才修炼了一年时间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钟岳突然说不下去,因为他想到自己。水清妍的修炼度已经算是极快,拜入剑门只有一年的光阴,就已经能够魂魄出窍进入碧空堂考核,比起诸多外门弟子简直堪称神!

    但是相比起来,钟岳修炼薪火小童传授的火纪宫燧皇观想图,竟然只用了几个时辰便做到了魂魄出窍,这种度恐怕说出去绝对没有人会相信!

    当然,钟岳从前已经修炼了几年的时间,现在突破到出窍境界在数万外门弟子中只能算是中上资质,不会引起多少注意。

    两人已经走入碧空堂中,只见这碧空堂的确可以当得起碧空二字。

    在他们脚下,是无形的屏障,屏障下方则是万丈高空,瑰丽雄山连绵起伏,十万里大荒几乎可以尽收眼底!

    白云袅袅从他们脚下飘过,放眼看去,他可以看到大荒中奇异的景色,有皑皑的冰山,有笼罩百千里的巨树,有奔腾呼啸的长河,有大得不可思议的莲花,壮阔无比。

    而在他们头顶,则是烈日高悬,还有明月垂挂,仿佛日月星辰距离他比从前近了不知多少。

    此刻碧空堂内已经有十多人,聚集在一座高台前,那座高台方圆百丈,中央竖立一座剑门,其形如剑。

    高台上战斗激烈,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年正与通体黝黑异魔对决。

    那异魔手臂如同螳螂的前爪,双足向后弯曲,行动起来度极快,来去如风,在台上化作一道黑影围绕那少年团团飞舞,双臂如同两口镰刀一般不断向那少年砍去!

    而那少年则左支右挡,身上不断有鲜血流出,时不时被那头异魔砍中,岌岌可危!

    高台周围有着无形的禁锢,封锁高台,那异魔无法逃出,又生性嗜血,因此向那台上的少年拼命攻击。

    高台的另一侧,几位白衣考官静静地坐在那里,等待战斗结果。

    “这异魔乃是剑门豢养的低等魔族,用来考核之用,度快,力量强,手臂如刀,近身对战必输无疑。”

    台下,几个外门弟子衣着华美,显然是出身自大氏族的弟子,对异魔有着很深的了解,议论道:“不过异魔的弱点也是极大,那就是魂魄极弱!对决之时只需魂魄出窍,冲入异魔的脑中识海,观想剑门,剑气一斩,便可以将其魂魄冲杀,自然便会获胜!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简单,但想要做到那就难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摇头道:“异魔的攻击度极快,力量又大,与其近战绝对会惨败!但若是魂魄出窍,魂魄被其手臂砍中,立刻便会被砍死!刚才那个弟子魂魄出窍时,被异魔砍中魂魄,当场魂飞魄散,连碧空堂的考官都来不及救他!唯有抓住稍纵即逝的时机,让魂魄冲入他的识海,将其魂魄剑斩!”

    “不错,这异魔的度太快了,力量也远大于常人,不能力敌,唯有智取!”

    碧空堂的考核,考验的便是魂魄出窍和战斗意识,这二者缺一不可!

    钟岳微微皱眉,露出疑惑之色:“这异魔的度好像也不是那么快,而且力量也不见得比我更强,为何他们都说异魔不可力敌?”

    在他的眼中,异魔的度还算不上特别快,手臂镰刀挥砍下来的力量感也不是那么重,异魔的每一个动作,他都可以清晰的捕捉,四肢百骸也在跃跃欲试,很是古怪。

    他却不知,自己的精神比从前强大了数倍,在其他人眼中度快得难以捕捉的异魔,在他眼中却没有那么惊人,只能称得上寻常。

    这是精神强大的妙处!

    水清妍从背上取下那个小巧的图腾神柱,眼睛亮晶晶的,低声道:“我水涂氏在剑门中有前辈,赐给我这根图腾柱,修炼起来就非常快了。岳哥哥,这场考核十分危险,待会你带着我的图腾柱考核,等你考过了再把图腾柱给我,这样一来咱们就都能考过了。”

    钟岳颇为心动,抬头又看了看台上的异魔,摇头道:“不用了,我想自己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台上,那少年遍体是伤,犹自咬牙坚持。

    突然一位白衣考官伸手一指,那头异魔嘭的一声炸开,死于非命,那考官面无表情,向那少年道:“你已经无力再战,下去吧。下一个,君山部落,君山氏君少非。”

    又有一位少年登上高台,这少年显然是来自大族,刚刚站到台上立刻将手中的图腾神柱插在地上,只见图腾神柱上一道道奇异的纹理渐渐明亮起来,向外迸出一道道绚丽的纹理。

    台上的那座剑门轰隆一声开启,一道黑影从剑门中呼啸奔出,直奔君少非而去,手臂如同镰刀,眨眼间便来到君少非身前三尺处,下一刻便可以将其脑袋砍下来,不给他任何反应的时间!

    突然,这头异魔的度陡然慢了下来,度慢了半拍,虽然依旧极快,但已经不再像先前那样肉眼无法捕捉。

    “图腾神柱果然奇妙无比。”

    钟岳眼睛不由亮了,赞叹一声,对图腾神柱充满了好奇:“炼气士用灵来炼制图腾神柱,不知道是怎么炼的?”

    台上的异魔度虽然变慢,但对于君少非来说依旧很快,这场战斗持续了一炷香时间,君少非才抓住一个时机,魂魄出窍射入异魔头颅之中,剑斩其魂,终于获胜!

    时间推移,一个个少年少女登上高台,而那座剑门中不断有异魔涌出,这些少年有的连一个回合都没有坚持下来,直接被异魔砍断手足,被考官救下,有的则艰难苦战,但还是没能坚持下来。

    只有两个带着图腾神柱的少年,靠着图腾柱才勉强获胜,而那些出身寒门的外门弟子,竟然没有一个能够胜出。

    很快便轮到钟岳,水清妍不由露出担忧之色,取下背上的图腾神柱,低声道:“岳哥哥,你还是用我的图腾柱罢……”

    钟岳目光越来越明亮,摇头道:“不用!”

    台上的战斗结束,一位白袍老者看了看名册,眉头也没有抬一下:“钟山部落,钟山氏,钟岳!”

    “弟子在!”

    钟岳应了一声,登上高台,长长吸了口气,目光紧紧地盯住高台上的剑门。

    高台下,诸多外门弟子向台上看去,只见这位少年又干又瘦,衣衫破败,背着一个大药篓,竟然不像是前来参加考核,而像是前来采药一般。

    台下顿时传来嬉笑声,有人低声笑道:“寒门弟子,还是不要上台献丑了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只听轰隆一声,剑门在一位白衣考官的催动下开启,门中传来异魔摄人心魂的吼声,一道黑影如剑般激射而出,直奔钟岳而去,两口镰刀般手臂在台上匹练般闪起,在半空划过两道刀光!

    两道刀光,一前一后向钟岳砍下!

    “蛟龙绕体!”

    钟岳暴喝,如同春雷炸响,这时碧空堂中仿佛传来一声低沉的龙吟,有人仿佛看到钟岳身上隐隐约约浮现出一条凶恶无比的蛟龙,缠绕在他的身上!

    那异魔挥出的两道刀光劈落,同时只听噗哧一声轻响,鲜血飞溅,一个黑影高高飞起,轰隆一声撞在高台无形的禁锢上,接着坠地,一动不动!

    高台上,只剩下一个人影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台下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一位位白衣考官纷纷抬头,难以置信的向台上看去,只见高台边那头异魔尸横在地,胸口一根根肋骨被拳头打得粉碎,破碎的骨骼刺入心脏,已经死于非命!

    “没有用魂魄,而是用拳头打死了异魔……”

    一位考官神情呆滞,喃喃道:“几位师兄,这样算不算通过了考核?”

    其他几位考官也面面相觑,这种情况他们主掌碧空堂以来,还是头一次遇到!

    赤手空拳打死度快得吓人,力量也大得惊人的异魔,对于炼气士来说很容易,但对于外门弟子来说,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办到的事情!

    而现在,这头异魔却偏偏被钟岳一拳打死了,让他们多少都有些抓狂!

    刚才他们一个个漫不经心,而现在却被刺激得精神无比,只是这场考核该如何算,他们都没有主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