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人道至尊 > 第四章 图腾神柱
    “灵丹妙药?我这样的寒门子弟,能够吃饱便算是不错了,只吃灵丹妙药哪里是我能承受得起的?”

    钟岳摇头,提起这盏铜灯准备离开返回剑门,突然他停下脚步,又折了回来。薪火小童好奇的看着他,只见钟岳从药篓里取出药锄,花费大半个时辰刨了个坑,向那尸骨拜了拜,将尸骨请入坑中,然后填土,又拜了拜,这才起身提着灯离去。

    灯内的小童目光山东,露出赞许之色,静静地等他做完这一切,见到钟岳将灯挂在胸前,沿着石壁攀岩而上,忍不住道:“堂堂的神族,你竟然不会飞,竟然还要靠两条腿走,真是丢神族的脸面!纯血的神族天生神圣,尾巴一动便可以驭气飞行。”

    钟岳攀上山崖,笑道:“我没有尾巴,也不是神族,自然不会飞。”

    薪火小童从灯里跳出来,在他的衣服上行走,摸了摸他的尾骨,摇头道:“你有尾巴,只是没有生长出来。我从前遇到的伏羲神族,都长着一条蛇尾,你的尾巴为何没有长出来?你不信?那你摸摸自己的屁股,看看是否有尾骨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钟岳向身后抹去,果然摸到自己的尾骨,心头微震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人族真的是伏羲神族的后裔?不可能,我人族弱小,可以说是万族之中最低微的种族,怎么可能是神族中最为尊贵的皇族后裔?”

    他定了定神,奋力向山崖上攀去,有薪火和这盏铜灯,黑霾无法侵入,很快钟岳便登上崖顶,四下看去,只见黑霾笼罩天地。

    “薪火,你能否看到这黑雾里到底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堂堂的神族,竟然不会用自己的神眼去看……是了,你的神眼也退化了。你摸摸自己的眉心,是否微微凹下?那里便是伏羲神族的第三只眼睛,神眼的位置所在!”

    钟岳摸了摸自己的眉心,果然摸到一个凹下的地方,心中更是狐疑,暗道:“火纪宫燧皇观想图中的燧皇,也是长了第三只眼睛,难道我人族也有第三只眼?”

    那盏破破烂烂的铜灯光芒渐渐明亮起来,照耀的距离越来越远。黑霾浓郁无比,但这光线却仿佛能够穿破一切阴霾。

    钟岳顺着灯光向四下看去,心头不由骇然。

    只见一只巨大的脚丫子从天而降,踩在深谷之中,这只脚丫子没有血肉,只剩下骨骼,白森森的,约有半亩大小!

    他抬头向上看去,只见在他面前一个白骨巨人屹立在黑霾之中,身上披着破破烂烂的铠甲,铠甲上布满铜锈铁锈,斑驳不堪,仿佛经历了万千年的古老岁月侵蚀。

    白骨巨人的骨骼之上布满各种瑰丽花纹,有如图腾的图案遍布所有骨骼,迈开双足向前走去,身后拖着一条长长的白骨尾巴,抖来抖去,不知是什么种族!

    突然,一面破破烂烂的大旗悄然无息从钟岳面前滑过,在半空中飘飘荡荡,又有一只只巨大的白骨大脚从天而降,无声无息的在黑霾中走动,这些白骨大脚,单单脚面都要比钟岳高出许多!

    还有不少白骨巨人从地底飘起,加入到这支白骨大军之中,而地面却没有丝毫破损。

    这些白骨巨人骨骼遍布图腾纹理,历经漫长岁月而没有磨灭,他们仿佛没有真正的形体,遇山则穿山而过,遇水则踏水而行,跟在空中的大旗后面,只有遇到那些活着的生灵时才会将对方的一身血肉吸走!

    又有一头头巨兽出现,身上挂着腐烂的血肉,颅骨中鬼火幽幽,白骨巨人跨骑着巨兽,有些白骨巨人身上还挂着各种飞禽走兽的血肉,血肉蠕动,很是诡异。

    而在更远的地方,有一面面破破烂烂的旗帜在半空飞舞,更多的巨人巨兽出现,只是距离太远钟岳的目力不及,看不分明,只能看到跃动的一朵朵幽幽的鬼火,那是白骨巨人白骨巨兽的眼睛!

    原本剑门山附近葱葱郁郁,山峦葱翠,此刻竟然仿佛变成了鬼魅横行的魔域!

    “这些是魔魂,神魔死后怨气凝聚不散,形成的魔魂!”

    灯里,薪火小童低声道:“怨气这么强,这里一定生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,让这些家伙怨气不散。而且,这些神魔死后的魔魂,到底是在寻找什么?这些家伙死了以后还要寻找的,肯定是什么了不起的宝贝儿!”

    钟岳吃惊道:“他们是神族?”

    “有神族也有魔族,不过多是低等神族。只有伏羲、女娲、华胥、弇兹等九大族才是真正的神皇一族,血统最为尊贵。你体内有伏羲神族的血脉,可惜太稀薄了些,连死掉的这些神魔都远远不如,不适合传承薪火,否则你便是这一代的薪火传承者了。”

    钟岳辨明方位,向剑门山走去。

    待到他走出聚云山,阴霾中的魔魂已经散去,又过了半日时间,阴霾也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魔魂阴霾散去,灯里的薪火小童也没了声音,这几日有这个稀奇古怪的小生灵做伴,钟岳却也不觉得寂寞。猛然间薪火小童不再说话,他倒觉得有些不太适应。

    他掀开灯罩看去,只见灯芯上的薪火小童消失不见,只剩下一朵指头大小的灯焰。

    “薪火,你还在么?”钟岳晃了晃这盏怪灯,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吵我。”

    灯焰晃动,隐约露出薪火小童指头大小的脑袋,打个哈欠道:“我这几日燃灯抵御黑霾,耗费了太多的精神,需要休息。须得尽快找到薪火传承者,寄居在他的魂灵上,否则我也坚持不了几年便会熄灭。我睡了太久,大不如从前……”

    他又昏昏沉沉睡去,钟岳想了想,将这盏灯放在药篓里,用药材盖住,走入剑门山。

    “外门弟子,练成魂魄出窍的和没有练成魂魄出窍的待遇截然不同,练成魂魄出窍,住在上院,每个月能够领到十枚羽灵丹,传授的功法也更为高深!我须得先去外门的碧空堂,通过考核,将自己的待遇提上来!”

    钟岳直奔碧空堂而去,魂魄出窍的考核一月才举办一次,今日正是考核的时间,若是错过了便只能等到下月了。

    外门弟子众多,足足有五万多人,钟岳消失了三天之久也没有引起剑门的注意。像他这样出身钟山部落这等小部落的小人物,就算死在外面,只怕也没有人关心。

    “魂魄出窍,不能动用薪火传授给我的火纪宫燧皇观想图,只能动用剑门出窍观想法,不知道用这个法门是否能够做到魂魄出窍?”

    钟岳有些担心,剑门对传承极为看重,若是被察觉到自己修炼的不是剑门的功法,逐出剑门事小,若是因此丧命那就亏大了。

    到了碧空堂,只见碧空堂中百十位外门弟子聚集在那里,也在等候考核,有几位外门弟子手持图腾神柱,上面以异兽血画出奇异的纹理。

    图腾柱是大荒的人族部落祭祀用的神柱,有着神奇的作用,对魂魄有着极佳的滋养效果,修炼观想也是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有资格手持图腾柱的,都是部落中的上等人家。

    这等图腾柱只有炼气士才能炼制,因此只有拥有炼气士的部落才有,而炼气士所炼的灵,也是一种图腾,名叫图灵,是图腾之灵的意思。

    灵和图腾之间关系密切,有个部落因为其炼气士的图灵乃是一头玄龟,于是整个部落都以玄龟为图腾。而部落祭祀玄龟图腾,也在某种程度上提升了那位炼气士的修为。

    至于没有炼气士的部落当然没有图腾神柱,钟岳出身的钟山部落更是最小的部落,当然也没有图腾神柱这等宝物。

    钟岳刚刚走到碧空堂突然只听一阵哗然声传来,人群涌动:“死人了!”

    “有人在考核中被打死了,魂飞魄散!”

    钟岳心头一动,只见两个白衣男子抬着一个少年的尸体走出碧空堂,正是死在考核中的外门弟子。

    这一幕让诸多外门弟子心中一紧,魂魄出窍的考核极为苛刻,单单魂魄出窍并不能通过考核,还需要考核魂魄强度,战斗意识,其中有许多凶险之处,稍有不慎便被打伤!

    甚至,闹出人命都是常有的事!

    碧空堂外,前来考核的外门弟子心中忐忑不安,碧空堂考核闹出人命他们都有所耳闻,但耳闻和亲眼见到不同,对他们心灵的冲击更强,让许多人心中都不禁打鼓,有了退却之意。

    钟岳迈步向前走去,心道:“修行之道,在于精勇猛进,若是心败了,一切都败了,还谈什么修行?”

    碧空堂前,主掌此堂的白衣老者眼观鼻鼻观心,似乎没有看到钟岳的到来,淡然道:“来自哪个氏族?”

    “钟山部落,钟山氏,钟岳!”

    白衣老者抬头,打量钟岳一眼:“进去吧。下一个!来自哪个氏族?”

    “渭水部落,水涂氏,水清妍。”

    钟岳走入碧空堂中,突然只听身后一个悦耳动听的声音传来:“钟岳?钟山氏的岳哥哥?真的是你?几日不见,你怎么瘦成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钟岳回头看去,只见一位少女紧随自己走入碧空堂,那少女也是十三四岁年纪,肤白貌美,头戴白裘帽子,眼睛有如清水般透彻,整个人也带着淡雅的清香,背着一个小巧的图腾神柱快步走过来,来到他的身边,雀跃道:“果然是你呢!前几天我去找你时见你不在,还以为你出了意外,吓死我了!你怎么瘦成这样?刚才我险些没能认出你……”